最新资讯
返回资讯列表

欧元区衰退风险逼近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22-08-05 09:29:10 文章作者:
本报记者 项梦曦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遭遇“逆风”,在高通胀以及地缘政治冲突下,不少经济体衰退风险攀升。首当其冲的就是欧元区,据欧盟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第二季度欧元区经济环比增长仅0.7%。从各国来看,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德国,其经济停滞不前,但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持续增长拉动了经济,使其避免跌入衰退区间。 不过,虽然在二季度避免了负增长,但欧元区的经济收缩之势已显现。欧盟委员会预计,欧元区19个国家202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将仅为2.6%,2023年将仅为1.4%,低于此前预期的2.7%和2.3%。华尔街对于欧元区经济前景则更为悲观,高盛预计欧元区经济最早在今年下半年就将陷入衰退。 通胀数据持续走高 高通胀是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欧元区也是如此。欧盟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7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同比上升8.9%,续创历史新高,高于预期的8.7%以及前值的8.6%;HICP环比上升0.1%,高于预期的负0.1%,低于前值的0.8%。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因素,欧元区7月核心HICP同比上升4%,高于预期的3.9%以及前值3.7%。同时,欧元区工业生产价格指数(PPI)继续大幅上涨。欧盟统计局8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欧元区PPI环比上涨1.1%,同比大幅上涨35.8%,同比增幅已经连续第六个月超过30%。 分项来看,7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39.7%,是推升当月通胀的主因;食品和烟酒价格上涨9.8%;非能源类工业产品价格上涨4.5%;服务价格上涨3.7%。当月,剔除能源、食品和烟酒价格的核心通胀率为4.0%。从国别来看,欧盟主要经济体德国7月通胀率为8.5%,法国为6.8%,意大利为8.4%,西班牙为10.8%。 由于能源紧缺,未来几个月欧元区HICP同比仍有破9%的风险,且年内或难明显回落。即使近期以德国为代表的欧元区成员国动用财政补贴打压能源消费和服务价格,令6月德国CPI同比由8.7%回落至8.2%,但这些行政手段或难根本上遏制通胀。此外,虽然能源价格高企仍是通胀攀升主因,但加工食品和服务价格大幅上涨表明通胀正变得越来越广泛。 需求与产出同步萎缩 值得关注的是,高通胀正在腐蚀欧洲的需求与生产。当地时间8月3日,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2022年6月,欧元区零售贸易额环比下降1.2%,前值为增长0.4%;欧盟国家则下降1.3%,前值为增长0.2%。同比来看,6月欧元区零售销量下降3.7%,欧盟国家则下降2.8%。凯投宏观经济学家Michael Tran表示, 6月零售销量显著下降的原因是物价高企和通货膨胀。欧洲家庭在减少购物的同时,开支却在上升。实际上人们正在花更多的钱够买更少的东西。不仅如此,意大利中小企业协会、意大利零售业组织商贸联合会均预计今年秋季该国消费或进一步下滑。 在消费下滑的同时,欧洲的商业活动也在减弱。7月份,反映了商业活动情况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已在欧元区跌破50荣枯线。标普全球数据显示,欧元区7月综合PMI终值从6月的52.0降至49.9,为17个月以来的低点。其中,制造业PMI终值为49.8,自2020年6月以来首次低于荣枯线50,低于前值52.1。分地区来看,欧洲经济领头羊的德国跌幅最大,德国7月综合PMI初值跌至48.0,为2020年6月以来最低。事实上,标普全球报告中指出,除了荷兰,大多数欧元区国家7月的产量都在下降。标普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欧元区经济前景黯淡。通胀飙升、利率上升以及对能源供应的担忧,导致产出和需求出现近10年来最大幅度的下降。欧元区经济前景已在第三季开始时变得黯淡,最新调查数据显示7月欧元区GDP将面临萎缩。 债务危机隐忧浮现 上月,欧洲央行完成了近11年来的首次加息,并超预期加息50个基点,抑制通胀同时追赶美联储加息脚步。相较于美联储,欧洲央行的加息周期显然开始较晚,但该行的谨慎并非无的放矢,债务风险是欧洲央行加息路上的一大障碍。当前,欧元区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压力并不弱于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前夕。疫情下为配合财政刺激,欧盟阶段性摆脱了财政束缚,使得成员国政府债务率和财政赤字率显著上升,继而中期债务风险上升,其中希腊、意大利等债务压力相对更大。而欧洲央行的货币紧缩可能使成员国政府债务风险进一步扩大。 在低通胀、低利率时期,欧洲央行可以通过大量增持“高债国”债券兜底。但眼下,“类滞胀”格局迫使欧洲央行进入紧缩周期,目前该行已宣布停止资产购买计划、结束扩表。在此背景下,欧债危机会重现吗?考虑到这一问题,欧洲央行颁布了新的应对措施:一方面,将灵活运用大流行紧急购买计划(PEPP)中的再投资额度;另一方面,推出传导保护工具(TPI),目的是“保障其货币政策立场在整个欧元区的顺利传输”。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TPI将允许央行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国债,购买规模取决于传导风险,重点购买1至10年期的公共部门证券,也会考虑购买私营部门债券。 不过,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欧洲央行新工具的实际运作和效果仍待观察。首先,由于受制于控通胀目标,欧洲央行很难大规模购买资产、大幅扩表。虽然欧洲央行没有给出TPI的规模上限,但预计实际操作规模有限。其次,如何判定干预市场的时机和程度,料将会有争议。过早干预市场或受德国方面的阻力,而过晚干预市场或难起到预期效果。此外,还需要防止成员国对欧洲央行救助措施的过度依赖,这或也意味着欧洲央行行动的果断性将受到制约。最后,若欧元区经济受到更大冲击,成员国财政可持续性受到挑战,新工具的判定或有争议,“预期引导”仍有失效的可能。

上一篇:欧央行9月或将大幅加息

下一篇:向好因素积聚 三季度经济有望稳步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