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返回资讯列表

日元滑向“深渊”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22-06-23 09:08:59 文章作者:
2021年以来美元对日元走势图郭晨凯制图 ◎记者 范子萌 颜剑 日元继续滑向深渊。6月21日,美元对日元汇率升破136,创下24年来新高。 日元汇率跌跌不休之际,日本央行的“特立独行”尤为显眼。今年以来,全球加息潮此起彼伏,日本央行却执着于加码宽松。政策分化之下,日元对美元今年以来贬值幅度逼近19%,成为表现最弱的亚洲货币。 日元下跌仿若硬币的两面。在日本扫货的海外消费者兴奋不已:“薅羊毛的时刻到了!”当地居民要面对的,则是原材料成本上升导致电价、天然气价显著拉高。“真是便宜了外国人。”一些日本人发出这样的感叹。 日本央行放任日元贬值的姿态,也让市场处于焦灼和质疑中。上周,美联储加息前夕,市场“对赌”日本央行或放弃宽松政策,日本10年期国债期货因此日内两度熔断。 “便宜了外国人” 日元汇率急转直下,让想要“扫货”的日本海外消费者兴奋起来。旅居日本12年,生活在冲绳的王先生介绍,他周围有不少朋友在帮中国消费者购物。“品类五花八门,日化产品、家居用品居多。” 王先生说,日元贬值不仅给在日本的留学生带来利好,在日本工作的外籍人士若是拿着母国所发薪资,他们在日本的生活质量更是有明显提升。王先生的收入主要由人民币和美元构成。“按现在这个汇率形势,我在消费时确实比较‘手松’。” 不过,当地居民却身处另一种情境——由于日元对美元急速贬值,推高进口成本,天然气价格和电价快速上涨,生活负担日渐加重。 “原来去超市采购食物,一次需要花费8000日元左右。如今购买同样的食材,差不多要花1万日元以上。”旅居大阪数年的董小姐说。 天然气和电费开支的上升更为明显。“5月,我家电费就花了1.7万日元。”董小姐表示,早两天,她被电费账单吓了一跳,去年冬天她家一个月的电费只有8000多日元。 日本总务省5月2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日本能源类商品价格继续大幅上涨。其中,电费同比上涨21%,汽油价格同比上涨15.7%,管道天然气价格同比上涨23.7%。 6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将实施业务规模为13万亿日元的综合应急措施,包括应对小麦、化肥和饲料等食品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控制能源价格和价格。 日元汇率的下跌也影响到董小姐的进出口生意。“我们的原材料主要从中国进口,成品再出口到中国。”董小姐说,日元汇率的这一轮下跌,让成本提升的效应更加明显,“叠加疫情对物流的影响,生意更难做了”。 短期来看,日元的下滑势头较难止步。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日本央行的温和立场和美联储的强硬态度形成鲜明对比,日元汇率还将继续下跌。 汇率还是利率? 汇率还是利率?日本央行选择了利率。 日本央行6月17日宣布,继续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维持利率水平不变。 今年以来,海外央行纷纷迈上紧缩之路。上周,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为1994年以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加息。据彭博统计,今年以来,全球已有60个央行先后加息。 日本央行却固守其零利率政策的“防线”。显著的货币政策分化,指向通胀形势的差异。 当前,主要发达国家受“高热”通胀约束,货币政策被迫转紧,但日本通胀虽有所抬头,但总体不温不火。日本总务省5月2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剔除生鲜食品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4月同比上涨2.1%,是2015年后首次超过2%。 全球大通胀之下,难有经济体可以独善其身。业内人士认为,诸多发达国家加息后,日本央行执行收益率曲线控制须付出的流动性代价与日俱增。因此,投资者近日大举抛售日债,“对赌”日本央行政策或“破防”。 6月15日,日本10年期国债期货盘中大跌,创下9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并两度触发交易所熔断机制。“市场押注日元急跌,叠加大宗商品特别是能源、粮食价格大涨,将加大日本输入性通胀压力,迫使日本央行放弃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 回顾历史,日元汇率急跌曾掀起风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日元急速贬值带垮了亚洲传统强势货币,加剧了亚洲货币的竞争性贬值。 “日元大跌并不足虑,倒是日本国债熔断隐含的风险需要高度重视。”管涛表示,目前,日本在全球贸易格局中地位显著下降,减轻了日元急跌引发的亚洲货币竞争性贬值压力。 日本央行还能坚持多久? 随着日元一步步跌至更低处,输入性通胀压力逐步增加,日本央行还能坚持多久? 面对日元的急剧贬值,一段时间以来,日本方面整体表现“淡定”。 一方面,日本整体通胀形势不如G7其他国家严峻,对于将“2%”设为价格稳定目标的日本央行而言,退出宽松政策的压力不算大。 另一方面,如日本央行前行长白川方明所言,日本在制定宏观经济或汇率政策的过程中,拥有发言权的重要经济团体负责人大多来自传统意义上出口相关的制造业,日本国内对本国货币升值的批评往往显得尤为猛烈。这意味着,这些力量对于货币贬值表现低调。 然而,放任日元下跌对经济发展是一把双刃剑,会导致日本物价飞涨。经济学家鲁比尼日前表示,日元贬值会加剧物价上涨,带来更严重的通胀问题,这可能会导致日本央行放弃零利率政策和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 管涛表示,若是迫于国内通胀压力,日本央行放弃收益率曲线控制,日债收益率飙升,将造成日本央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巨额亏损,还将增加日本政府的偿债负担。由此引发的冲击将远超日元贬值,波及范围不会仅限于亚洲地区。 “预计未来几个季度,日本央行开始实现政策正常化。”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表示,日本央行上周首次强调日本经济增长和通胀动态前景改善,为年末之前逐步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铺好台阶。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近日表示,日本央行将与政府密切协调,关注汇率对经济的影响。“货币要能反映经济基本面且走势稳定,这一点至关重要。”

上一篇:英国通胀率升至9.1% 创40年新高

下一篇:“支撑力”修复 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